英國國家學術院院士麥克法蘭:鼓吹“中美文明沖突”既愚蠢又危險

2019-06-18 15:46:32    所在頻道:  產業交流頻道    來源: 環球時報   作者 :   
  我曾認為英國人的做事方式才是正確的,后來在一個完全不同的文明社會,我所有的信仰被挑戰了;
  
  當一個文明開始時,你會發現它就像一粒種子,慢慢長成一棵大樹,如果你想了解現在的中國之樹,或者現在的英國之樹,就應該去追溯該文明的種子;
  
  亨廷頓的書對某些美國官員而言是《圣經》……他在書的結尾說,應阻止中國追上我們。但即便那時,他也表示為時已晚。
  
  文明,這是最近頗受關注的一個詞和話題。前不久,美國國務院政策規劃主任斯金納將美中關系視作“文明較量”,該言論一出便受到各界批評。與此形成鮮明對比的是,5月中下旬,亞洲文明對話大會在北京舉行,凸顯中國對推動文明交流互鑒的重視。究竟該如何看待當今世界存在的不同文明?《環球時報》記者近日專訪了英國學者艾倫·麥克法蘭。麥克法蘭是著名人類學家、歷史學家、英國國家學術院院士、劍橋大學國王學院終身院士,專注于現代世界諸起源及特性的比較研究,最近他的新作就集中在這一領域:《中國、日本、歐洲和盎格魯世界:關于四種文明的比較研究》(China, Japan, Europe and the Anglo-sphere, A Comparative Analysis)。
  
  與亨廷頓相反,我寫的是“文明的和諧”
  
  環球時報:能否簡要介紹一下您寫這本書的初衷及其內容?
  
  麥克法蘭:學術界的很多作品,其實是關于作者在生活中的遭遇和經歷。我出生在印度,年少回到英國,通過學校和家人的教育,學會如何成為英國人。我曾認為英國人的做事方式才是正確的。在大學和博士研究期間,我學習歷史,接受史學家的訓練,之后又成為人類學家。在尼泊爾從事研究工作時,我發現了一個完全不同的文明社會,它挑戰了我所有的信仰。大約15年后,我應邀去日本講學,再次經歷文化沖擊。又過了15年,我開始每年前往中國訪問,當然又經歷了文化沖擊。所以,我親身經歷過三到四種不同的文明。
  
  生活在英國,我一直知道英國和歐洲文明是不同的。英國和美國是一種文明,我們稱之為盎格魯文化圈。我們與歐洲國家的宗教、文化、家庭、教育制度都很不一樣,這是很多英國人要求脫歐的深層次原因。
  
  有了這些經歷后,我想是不是應該寫本書把它們比較一下,而且要寫得足夠簡練,讓處于不同文明中的普通人都能讀懂,這樣能幫助大家更好地了解對方。我寫這本書是一種有意識的嘗試,與亨廷頓的《文明的沖突》相反,我的書是關于文明的和諧。
  
  環球時報:您在書中向西方讀者介紹中國,為什么覺得應該介紹中國?
  
  麥克法蘭:因為中國太重要了。中國正走在成為世界上最強大國家的道路上,而且在歷史上的大部分時間里,它都是最強大的國家。對西方人來說,了解這個偉大的文明非常重要。不論是從歷史、文化、商業還是教育的角度,西方人都應該了解中國。
  
  了解一種文明,往往需要四五把鑰匙來解密。法國比較社會學家托克維爾在《論美國的民主》中,將美國與英國做比較,同時在心中又與法國對比,從文明的角度進行探討。當一個文明開始時,你會發現它就像一粒種子,慢慢長成一棵大樹,如果你想了解現在的中國之樹,或現在的英國之樹,就應該去追溯該文明的種子。
  
  從某種程度上來說,中國的種子是在公元前221年秦始皇時播下的。秦始皇不僅在軍事和政治上統一了中國,而且建立了一種在任何文明中都不曾存在過的新的統治形式,也就是我們所說的中央集權官僚體制。統治階層不僅僅是軍人或封建主,而且大部分是受過教育的文官。這樣的政府形式歷經各種入侵和變化,但從根本上沒有改變,所以中國是地球上唯一一個由知識精英團體來統治的文明。
  
  歷史上,英國的體系很大程度上是由上流社會繼承和中產階級管理,法國由軍隊和教會等管理,而印度是種姓制度。中國有一個完全不同的政治結構,這影響了其社會生活的各個方面,包括教育系統。教育體系是中國社會進步的基礎,歷史性地影響著中國的經濟制度。“萬般皆下品,唯有讀書高”,中國人的群體甚至可以依照讀書人(士)和非讀書人來劃分。從那時起,中國的發展軌跡就與其他世界文明迥然不同,帝國體制從最高層向下授權,它現在在很多方面還影響著中國。
  
  理解中國的另一把鑰匙,是中國有一個完全不同的宗教體系。西方社會是以基督教或伊斯蘭教、猶太教為基礎的,這些都是一神教,由一位神來控制一切。而中國有很多宗教,也可以說沒有。中國有儒家思想、道教、佛教、祖先崇拜,所有儀式、信仰混合在一起又相互寬容。我第一次看到并理解這種混合與寬容的信仰模式,是在一個偏遠的喜馬拉雅山村莊,在那里,我作為一個來自基督教傳統國家的人很是驚訝。我看到他們先在自家祭拜祖先,然后出去做印度教儀式,之后拜了佛。這對他們來說不存在任何問題。
  
  中國在宗教上非常寬容,因此從來沒有像西方那樣進行布道。雖然現在有孔子學院,但中國政府并不想讓世界成為儒家或佛教的世界,中國對此不感興趣。我們生活在一神教的世界,而中國人生活在信仰的混合體中,這是要說明的兩個關鍵。
  
  “我想記錄下當今世界最大的變化”
  
  環球時報:提到文明,前不久美國國務院一名官員有關中美“文明沖突”的說法引起很大爭議,您怎么看?
  
  麥克法蘭:我認為這絕對是愚蠢的,也是非常危險的。亨廷頓的書對某些美國官員而言是《圣經》,甚至美國總統特朗普的很多政策,例如建墻、加征關稅等都間接來自它。1997年亨廷頓在書的結尾說,中國是一個巨大威脅,應該阻止它追上我們。但即便那時,他也表示沒有希望了,為時已晚。于是他建議找到那些想要破壞中國(發展)的人,世界各地持不同政見的團體,或者中國國內想要推翻政府的人,給他們援助和金錢。
  
  美國必須接受這樣一個事實,即10年或20年內,它將不會是最強大的經濟體。這并不重要,因為現在的世界不是以舊的方式分裂成民族國家,而是一個全球化的世界。亞當·斯密的經濟學基本原理是:貿易與合作才是雙贏的。特朗普起家于房地產,他根本不懂經濟學。他認為這是一場對抗的戰斗。事實上,亞當·斯密說,你應該與人交易,因為他們對你有利,所以你們一起工作。這是他的哲學的基礎——協作與合作。這才是通往輝煌的道路。
  
  環球時報:您第一次去中國是1996年,2002年后每年都去。您如何看中國的變化?您寫過《現代世界的誕生》,會寫一本有關中國現代化的書嗎?
  
  麥克法蘭:我正在寫一本有關中國的書。過去20年,我有幸和我的博士生及朋友們一起去中國,經歷了這場非凡的改革。我去過中國的鄉村、城鎮和朋友的家。我在許多大學講學,問任何我喜歡的問題,所以得以深入中國社會內部。
  
  當然,每一年我們去中國,都感受到一個不同的中國。有朋友說,如果你離開北京幾個月,回來便是一個不同的北京。這樣的變化速度是驚人的。從1996年到2002年,中國發生了很大變化,而之后它的發展速度和變化越來越快,甚至是指數級的。
  
  我用錄像、照片、日記、對話等方式記錄了中國的變化,將來我想寫一本多媒體式著作,里面有文字,也有視頻。我想記錄下當今世界最大的變化。我是歷史學家,研究過英國的工業革命等世界發展史。我認為近年來在地球上發生的任何事情,就其物理效應和其他影響而言,都沒有中國在過去20年里所發生的那么大,這將改變整個未來。
  
  環球時報:在一些美國人當中,流行美國賜予中國現代化的說法,去年有美國領導人公開說“過去25年,是我們重建了中國”。對于中國的發展成就,美國起到的作用有多大?
  
  麥克法蘭:1996年我們去北京時,還沒有什么美國印跡,車是德國大眾,很多舶來品來自其他國家。英國人早在美中建交前就已經與中國合作了。人們對美國重建歐洲的“馬歇爾計劃”記憶猶新,所以很多人可能認為美國幫助中國實現了重建,但其實可能只有10%或者20%(歸功于它)。美國的邏輯是,既然是他們重建的,他們就有權力摧毀它。
  
  英中可打造東西方“文化彩虹”
  
  環球時報:您如何看待美國對中國企業華為的打壓?
  
  麥克法蘭:我有朋友為華為工作,他們說華為的確有一些缺點,但并不比其他任何一家科技公司多,許多美國軟件公司有同樣問題。特朗普說華為構成安全威脅,但一直沒拿出確鑿證據,他之后的言論又稱華為問題可以是貿易協議的一部分。很明顯,這完全是出于政治目的。
  
  我想強調的是,中國政府必須非常謹慎地表明立場,因為無論你做什么、說什么,都會被以最糟糕的方式曲解。這意味著,當你制定實際政策時,你必須低調行事。這是鄧小平非常擅長的,他沒說我們要成為頭號經濟強國,他說我們只是想讓這個地方的人們更快樂、更富有。
  
  環球時報:華為事件及中美之間的貿易戰是否會對中英關系產生影響?
  
  麥克法蘭:由于脫歐,英國現在在很多問題上處于非常弱勢的地位,與此同時,特朗普總統每天都在改變想法。英國政府如果明智,會找到一種方法來滿足中美兩邊。華為有些技術很棒,也是我們需要的,但得確保它不進入敏感領域,我們需要對這些部分進行控制。當然這很難,如果你能說服人們可以在中間建道防火墻,確保一方面我們可以與中國很好地合作,而又不涉及核心安全問題,那么這將是一個解決方案。
  
  環球時報:英國在“一帶一路”倡議中扮演什么角色?意大利已經宣布加入,英國會是下一個加入的G7國家嗎?
  
  麥克法蘭:我希望英國能加入,大家都知道我們是第一個加入亞投行的(西方)國家。但我懷疑,出于某些政治原因,我們可能很難正式宣布加入“一帶一路”倡議。換句話說,我猜測英國會同意一些合作,但不會說我們是共建“一帶一路”的成員。實際上,始于中國的火車已經從“一帶一路”沿線國家開往英國了。
  
  當我的中國朋友問這個問題時,我總是建議英中兩國把更多精力放在文化交流上,打造中國和西方之間的文化彩虹,不同的顏色代表不同的方面,例如音樂、藝術、文學、哲學、教育等。中國有著古老的文化、文明,和英國一樣重視花園、詩歌、文學,我們可以交流和分享的事情有很多。
  
  中英兩國領導人曾簽署一項關于兩國文化交流的協議,中國可以將其擴展到所有其他文化體,包括歐洲、非洲等,同時從非洲、歐洲等地帶回有價值的東西。在這樣的文化“一帶一路”或文化彩虹方面,可以大有作為。因此,英中間的友誼和文化交流有著美好的未來,經濟和技術交流自然會逐步跟進。

創意時代(中國文化創意產業網)聲明:此消息系轉載自新聞權威媒體,創意時代(中國文化創意產業網)登載此文出于傳遞更多信息和進行學術交流之目的,并不用于商業用途且不意味著贊同其觀點或證實其描述。文章內容僅供參考。如不慎侵犯第三方權益,請與我們聯絡,我們將第一時間進行處理。更多消息,歡迎掃描下方二維碼關注

单双中特最准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