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座工人文化宮的“前世今生”

2019-06-19 09:34:20    所在頻道:  產業交流頻道    來源: 工人日報   作者 :   
  在哈爾濱市南北中軸線核心路段中山路上,一片氣勢雄偉的米黃色歐式建筑群格外引人注目——希臘式立柱,拜占庭式屋頂,折衷主義的建筑風格與哈爾濱老城的歐陸風情十分契合。
  
  這片城市地標性建筑就是建成于1957年的哈爾濱市工人文化宮。
  
  在時代進程中浮沉,它見證了幾代哈爾濱職工的芳華和一座工業城市的蝶變。近日,記者走進這座承載著幾代人青春記憶的工人文化殿堂,聆聽一段關于這座工人文化宮的“前世今生”。
  
  黃金時代:報紙上有字、廣播里有聲、電視里有影
  
  1957年11月5日,哈爾濱工人文化宮正式開門迎客。人流如小溪般從四面八方涌來,歡笑聲、音樂聲、掌聲不時傳來。
  
  當時的《哈爾濱日報》記錄下了當天的盛況:“臺球室里有人正在聚精會神地執著球桿瞄準;乒乓球、康樂球的兩旁站滿了等候接班的人;撲克、象棋也各有其愛好者,‘吊主’‘將軍’的喊聲,此起彼伏……”
  
  1956年3月,哈爾濱工人文化宮開始動工。從建設之初,它的一磚一瓦就烙上了工人的印記:150萬元建設資金中的一部分來自工人捐獻,全市10萬產業工人義務獻工投身建設。
  
  20世紀50年代末,隨著南廠北遷和前蘇聯援建的13個項目在哈爾濱落戶,大量產業工人在這里聚集,建成后的工人文化宮逐漸成為全市職工文化生活的主陣地。
  
  “面包會有的,牛奶會有的,一切都會有的。”這句出現在前蘇聯老電影《列寧在1918》里的臺詞總能觸發60后劉軍的回憶。作為父母都在文化宮工作的“宮二代”,劉軍和當時的很多哈爾濱人一樣,在工人文化宮里看電影、猜燈謎,登上舞臺演出,參加文學活動,在外語角學外語……這些美好時光,都是他們記憶深處的“高光時刻”。
  
  劉軍也在文化宮光影交錯的銀幕上找到了人生方向。1985年,他從部隊轉業后,重新回到工人文化宮,成為機務室的一名放映員。
  
  1978年改革開放后,工人文化宮的活動愈加豐富起來。
  
  “當時舞廳開場前20分鐘才開始售票,搶票時人山人海,大家都‘打破腦袋’去搶,等檢完票舞會開場,一地全是有機玻璃的大衣扣子。”王文逸當時是工人文化宮的檢票員,如今已是哈爾濱工人文化宮后勤部部長的他,講述起這段往事滿是自豪。
  
  職工對文化娛樂活動的渴求,推動著工人文化宮各項工作如火如荼地開展。“報紙上有字,廣播里有聲,電視里有影。”劉軍這樣形容那個屬于工人文化宮的黃金年代。
  
  1983年,全國總工會授予哈爾濱工人文化宮“工人的學校和樂園”稱號。
  
  轉型發展:時代大潮中起落,不改“工”字初心
  
  20世紀90年代,一路從計劃經濟走來的哈爾濱工人文化宮被推向市場經濟的大潮,此時,可供職工選擇的文化娛樂方式已日趨多元。迫于生存壓力,地處哈爾濱市核心路段,建筑面積15324平方米的工人文化宮把場地出租出去,當起了“房東”。
  
  媒體報道顯示,在當時,依靠租金收入“以商養文”成為各地文化宮的普遍生存策略。
  
  然而,由于經營思路跟不上,哈爾濱市工人文化宮的自營項目很快在市場競爭中敗下陣來。工人文化宮一度陷入低迷,拖欠職工工資。
  
  不過,即使是在這段舉步維艱的歲月里,工人文化宮依然沒有放棄對“工”字初心的堅守,猜燈謎、書畫展、攝影展等職工文化活動在商業大潮的夾縫中依然活躍。
  
  2004年,工人文化宮終于迎來新的轉折點。
  
  伴隨事業單位改革的進程,工人文化宮被確定為純公益類事業單位,進行人事改革,同時開始進行設備設施的升級改造。在哈爾濱市總工會爭取下,從2011年開始,哈爾濱市政府每年給工人文化宮100萬元經費補助,用于改造和基本建設。
  
  2013年,哈爾濱工人文化宮再次迎來轉折之年。這一年,黑龍江省總工會向工人文化宮撥付1000萬元資金,支持工人文化宮改擴建工程。
  
  改擴建后的工人文化宮保留了大劇場、音樂廳、職工舞廳、報告廳等原有職工活動場地,并根據新時期的職工文化需求,增設了電影城、綜合劇場、職工文化廣場、工人藝術團排練室等新場所。
  
  伴隨工人文化宮被納入公共文化服務體系,2017年、2018年,黑龍江省總連續兩年為工人文化宮提供公益活動補助經費共300萬元;哈爾濱市總則承擔了工人文化宮舉辦公益活動的成本費用。放下包袱、輕裝上陣的工人文化宮全身心地投入到開展職工公益文化活動中。
  
  中山路上這座煥然一新的歐式建筑群又變得熱鬧起來,職工的學校和樂園又回來了。
  
  再綻芳華:豐富“菜品”,“圈粉”職工
  
  近幾年新入職工人文化宮的大學生都領到了一項特殊任務,那就是競聘上崗,在12個職工文體協會分會中擔任“副秘書長”,而參與和負責協會的公益活動,將成為他們在評職稱時的“硬杠杠”。
  
  這樣一來,不僅這些工人文化宮里新來的年輕人有機會走進職工、了解職工需求,文化宮舉辦的公益活動也變得“洋氣”起來,“減齡”效果十分明顯,參與人群從退休職工擴大到在職職工,不少年輕職工也愿意來“打卡”文化宮里的公益活動。
  
  工人文化宮主任余濤告訴記者,現在的年輕職工更喜歡參加技能型活動,比如插花、茶藝、瑜伽、健排舞、朗誦、油畫等培訓,常常需要“拼手速”才能在公眾號平臺上搶到名額。有時還會因為現場參與職工人數過多,不得不臨時更換更大的教室。
  
  “活動有沒有吸引力,關鍵是要看能不能滿足職工的新需求、新期待。”燈謎協會的副秘書長張寧頗有感慨。
  
  在公益培訓班的時間安排上,文化宮也盡量向一線職工傾斜,在周末和工作日晚上開班,有時也會根據職工需求將培訓放在午休時段。
  
  由于目前工人文化宮的職工評價體系和工作量化考核標準,均向公益活動傾斜,公益培訓和活動越來越“上檔次”。不僅培訓請來的老師都是業界“大拿”,舉辦的活動也很有品位。
  
  職工交響樂欣賞者協會舉辦的黑膠唱片欣賞音樂會已走到了第二季。在素有“音樂之都”之稱的哈爾濱,職工對交響樂的喜愛由來已久,100多名協會會員和音樂愛好者們一起在音樂廳感受黑膠唱片魅力的畫面至今仍在哈爾濱樂迷圈里被津津樂道。
  
  如今,職工文體協會、職工公益大講堂、職工文化廣場等活動均已成為工人文化宮的公益王牌項目。
  
  2018年底,哈爾濱工人文化宮已全部清除商業出租項目,所有文化項目均實現自主經營。
  
  在文化宮電影城,自主經營的模式讓整座影城“工味”十足。不僅推出了職工免費專場電影,職工持工會會員卡9.9元、19.9元低價看大片活動,還推出了優惠力度更大的惠工電影卡。此外,通過與文化企業合作,引入具有市場號召力的劇目和長期性駐場演出,職工文化“菜單”上的“菜品”更豐富了。
  
  余濤表示,目前工人文化宮已經初步形成文化事業與文化產業共同發展,社會效益與經濟效益協調統一的可持續發展格局。2017年,工人文化宮上交給哈爾濱市總工會的收入為1520萬元,而當年工人文化宮的支出總額約為1450萬元。
  
  2018年,哈爾濱工人文化宮獲評黑龍江省文明單位標兵。

創意時代(中國文化創意產業網)聲明:此消息系轉載自新聞權威媒體,創意時代(中國文化創意產業網)登載此文出于傳遞更多信息和進行學術交流之目的,并不用于商業用途且不意味著贊同其觀點或證實其描述。文章內容僅供參考。如不慎侵犯第三方權益,請與我們聯絡,我們將第一時間進行處理。更多消息,歡迎掃描下方二維碼關注

单双中特最准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