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我們該以什么目光看待諾貝爾文學獎

2019-10-15 10:17:40    所在頻道:  產業交流頻道    來源: 中國青年報
  這兩年的諾貝爾文學獎終于塵埃落定。2018年諾貝爾文學獎授予波蘭作家奧爾加·托卡爾丘克,2019年諾貝爾文學獎授予奧地利作家彼得·漢德克。
  
  這兩個名字并不為國內讀者熟知,但也絕不算“爆冷門”。前幾年國內媒體對他們的公開介紹,就一度冠以“諾貝爾文學獎熱門人選”這一顯眼標簽。
  
  值得注意的是,今年環繞獎項揭曉節點前后的輿論風向頗為有趣。許多無關文學本身的信息從各個角落涌現出來,甚至熱議風頭蓋過兩位獲獎者的討論,因而惹得一些專業人士批評。但是,我們對于這類信息的雜亂也不必過于痛心疾首。畢竟,這的確是很多人對如何看待諾獎的真實投射:幾分對固有“權威”的隱隱迷信、對群體審美的信奉和對嚴肅文學的困惑……若干種情緒混雜在一起。
  
  無論每年獲獎作家是否符合大多數人的預期,是否真的“實至名歸”,“諾獎時刻”都有一個不可替代的意義:多多少少能影響到“路人”,哪怕只是記住一個名字,閱讀到獲獎者的作品,并能意識到在這個時代,深度嚴肅的思考依然具有價值,尚未被看似百媚千紅的熱鬧取而代之。
  
  諾貝爾文學獎揭曉時間固定在10月的第二個周四,北京時間當天晚上7點。瑞典學院一直以來都堅持閉門評選諾貝爾文學獎,具體評選過程的細節、當年入圍名單向來不會對外公布。
  
  雖然這種傳統擺明了“你們別猜了反正猜不著”,但是獎項揭曉前大家還是不甘寂寞,照著大洲、國籍、語言等標準“找規律”。
  
  那些博彩公司最懂怎么搞事情,推出一份像模像樣的熱門選手預測名單。這份并無任何根據的預測,不知為何大家總會信了其合理性,一本正經地“吃瓜”,今年中國女作家殘雪還莫名出現在預測名單前置位,被頻頻拽上微博熱搜;而村上春樹的“陪跑專業戶”人設,又被加固了一層。
  
  有時候預測真的靈驗,但更多時候,瑞典學院的院士們送給全世界讀者的是驚喜。他們選擇出的“最好的作家”,或許只是你本以為的小眾喜好,又或者是你想破腦袋都猜不著的逆天人選。
  
  2016年諾貝爾文學獎頒給了美國唱作人、藝術家和作家鮑勃·迪倫,評委會公布的獲獎理由是“用美國傳統歌曲創造了新的詩意表達”。哪怕你對其“本職”與文學的不適配耿耿于懷,但這種頒獎詞也說得通。作為一名流行歌手,鮑勃·迪倫是在公共流行場域繼承和發揚了美國的傳統文化,其文學造詣獲得專業領域認可。雖然他自己也和你一樣驚訝,“不明白我的歌到底跟文學有什么關系”。
  
  2018年獲獎者奧爾加·托卡爾丘克,獲獎理由是“有著百科全書般的敘述想象力,把橫跨界限作為生命的一種形式”。在國內你只能看到兩本奧爾加的譯作。小說好看而不大眾,充滿心理學隱喻,夢境與現實的交織是她筆下最常見的場景。
  
  很碰巧,我就曾看到一個舞臺劇演員在認真翻閱奧爾加的《太古和其他的時間》,說10年間閱讀多次,試圖從這本舊書中找一找舞臺表演的靈感。
  
  “憑借著具有語言學才能的有影響力的作品,探索了人類體驗的外延和特性。”當官網公布2019年獲獎者是奧地利小說家、劇作家彼得·漢德克,我周圍最先沸騰起來的是戲劇圈人士,漢德克的作品《罵觀眾》在國內戲劇界赫赫有名。3年前,他本人就參加過中國的烏鎮戲劇節,說自己是一個勉為其難的劇作家,“很好的業余作者”,還特別想得到一件寫著“100%業余”的T恤套在身上。“我是一個詩意的散文作家,帶著戲劇化傾向,這就是我的天性”。
  
  如此看來,以后每年10月的第二個周四即將到來之時,我們看待諾貝爾文學獎的目光,不妨少一點緊張兮兮的“該他了吧”的念想,多些擁抱任何一種可能性的輕松和期待吧。歷史上諾獎的確也未能給一些公認的時代作家該有的認可,但也給予了各國讀者不錯過一些冷門好作品的機會,激勵全世界出版行業對嚴肅文學有所堅持。
  
  說到底,這個獎項是否存在,作家和讀者都該步履不停,寫下去,讀下去。

創意時代(中國文化創意產業網)聲明:此消息系轉載自新聞權威媒體,創意時代(中國文化創意產業網)登載此文出于傳遞更多信息和進行學術交流之目的,并不用于商業用途且不意味著贊同其觀點或證實其描述。文章內容僅供參考。如不慎侵犯第三方權益,請與我們聯絡,我們將第一時間進行處理。更多消息,歡迎掃描下方二維碼關注

单双中特最准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