茅盾文學獎獲獎者李洱:把古典文學傳統重新引入文本

2019-11-07 17:05:48    所在頻道:  產業交流頻道    來源: 深圳特區報   作者 :   
  自問世以來就在文學界成為現象級作品,更因剛剛獲得第十屆茅盾文學獎而引發廣泛關注,李洱攜長篇小說《應物兄》亮相深圳讀書月,同樣掀起文學熱潮。
  
  日前,知名作家李洱在羅湖書城出席了該書的讀者分享會,并接受本報記者的專訪。他表示,西方的寫作方式并不能完全反映中國的現實,他在《應物兄》的寫作中試圖去承繼中國哲學、中國文學的傳統,希望以此為當代寫作探索新的可能性。
  
  A.從古典文學中汲取能量書寫中國
  
  “應物兄”,一個似真似假的名字,一個虛構的高校教授,串起了30多年來中國知識分子的生活經歷與精神軌跡,是近年來罕有的對知識分子群體的書寫。而這部創作歷時13年、總計近90萬字的小說更被稱之為“百科全書式”小說,以其獨特的美學風貌與敘事方式而頗具辨識度。
  
  李洱說,《應物兄》與他此前的創作有很大不同,在藝術探索上最重要的不同就是借鑒了傳統經籍如《論語》《國語》的寫法,正如許多評論者所說的“借鑒經史子集的敘述方式”。例如各篇章小標題直接采用正文最前面的幾個字,這是來自《論語》的做法,而用談話來推進故事的寫法,也是受到《論語》《國語》的影響。
  
  “從五四運動以來,中國作家受到西方的影響非常大,但我們的文學傳統有很多有效的手段,這是我們不應該放棄的。”李洱告訴記者:“負責任的作家就會發現,單純用西方作家的方式,我們無法去面對中國現實,于是我會嘗試發現《金瓶梅》《紅樓夢》的傳統,當然跟它們的差別還是非常大的,但這顯示了當代寫作的一個可能性,一種向傳統借鑒、汲取又進行轉化的努力和探索。”
  
  李洱說,他希望在創作中去承繼中國哲學“萬物興焉”的傳統,這是一個天、地、人構成的復雜結構。事實上,在中國新文學運動中,周作人等大力提倡“人的文學”,而在隨后的中國文學作品中,“人”放到最大,而“天”“地”都沒有了,當然也有對中國土地的書寫,但它就是一個故事發生的場所,而不是去建構一個“天、地、人”合一的多維活動空間。“我認為,當代作家應該把‘天地’重新引入文本,《應物兄》做了這樣的嘗試。”
  
  B.在作品中探討“言、知、行”關系
  
  “應物”的概念來自于中國哲學,在書中,其化身為“應物兄”成為主角,也讓“虛己應物”“應物變化”的哲思重新回歸公眾視野。李洱認為,他通過“應物兄”這個人物,希望去探討人們與世界交流的方式。“正如‘應物兄’,作為這個時代的一名知識分子,植根于傳統文化、也受到西方影響的學者,他一直在應對這個世界,世界發生的各種變化也對他構成了擠壓。我們可以想想,從孔子開始,其實知識分子大多都是這樣過來的。‘知其不可為而為之’,這也是儒學的魅力。”
  
  在《應物兄》中,李洱用密集的對話與心理敘述建構起了一個知識分子的世界。他表示,這個書的主題也是探討“言、知、行”之間的關系,中國人關于“言、知、行”這三者之間的關系有許多的談論,但能做到三者統一的非常少。因此,他也在書中試圖探討三者的關系,在這種探討中,他在語言運用中會有克制,也會出現放肆的時候。
  
  時代與創作的關系,是一名作家繞不過的話題。李洱說,長篇小說作家寫作最大的困難就是找到作品的“整體性”,這是作家給讀者的一個承諾,給讀者進來參與對話。在這個飛快變化、新舊文化正在更迭的時代,要讓小說有整體性對小說家來說是一個非常大的挑戰。
  
  由于創作耗時長久,李洱在接受采訪時也談到了不少創作的趣事。《應物兄》小說圍繞“濟州大學”創辦儒學研究院而展開,在李洱的創作初期,當時還沒有大學有這種做法,純粹是一個虛構的現象,而在他寫作的過程中,國內越來越多的大學設立了儒學研究機構。“寫之前帶著點幻想小說的意思,寫著寫著變成現實小說,寫完甚至變成歷史小說。”李洱還回憶,他30多年前就寫過人類出現了智能手機,自己的幻想變成現實,也常常是寫作者意料不到的事情。

創意時代(中國文化創意產業網)聲明:此消息系轉載自新聞權威媒體,創意時代(中國文化創意產業網)登載此文出于傳遞更多信息和進行學術交流之目的,并不用于商業用途且不意味著贊同其觀點或證實其描述。文章內容僅供參考。如不慎侵犯第三方權益,請與我們聯絡,我們將第一時間進行處理。更多消息,歡迎掃描下方二維碼關注

单双中特最准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