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中國電影的“上海篇章”

2019-11-07 17:08:25    所在頻道:  產業交流頻道    來源: 解放日報   作者 :   厲震林
  新中國電影是共和國的重要文化記憶,而上海電影是其中亮麗而獨特的篇章。人們常常將“發祥地”“半壁江山”“華語電影之根”等關鍵詞,作為上海電影的文化標簽。新中國的上海電影,繼續完善和成就著這一定位與格局,捍衛著中國電影的高度。雖然也經歷過波折,遭遇過坎坷或者低潮,但仍然以引領風騷姿態,成為新中國電影的引擎和方向。誠如上影集團董事長任仲倫先生所言:“上海,是中國電影的搖籃。曾經,上海是中國電影高度的代表,是中國電影的一個縮影,如今,上海是見證中國傳統電影艱難蛻變,繼而重新崛起的標本,更是解讀上海文化產業發展的標本。”
  
  走過的道路清晰如新
  
  在風雨兼程中,新中國的上海電影風采依然,而走過的道路也清晰如新。
  
  1949年11月16日,上海電影制片廠成立,與北京電影制片廠、長春電影制片廠構成新中國三大電影基地。1952年,上海長江電影制片廠、昆侖影業公司、文華影業公司、國泰影業公司等八家私營電影企業,聯合組建國營上海聯合電影制片廠,1953年合并入上海電影制片廠。1957年,上海電影制片廠改組為上海電影制片公司,并于次年又轉為上海市電影局,轄有江南、海燕、天馬三家制片廠和上海美術電影制片廠、上海電影譯制廠、上海科學教育電影制片廠等七家單位。后撤銷江南電影制片廠。1977年,海燕(時名紅旗)、天馬(時名東方紅)兩家制片廠重組為上海電影制片廠。
  
  1978年,上海電影基本形成上影、美影、科影和譯影等四個制片廠體系,成立了上影演員劇團和文學部。
  
  1993年,上海市電影發行放映公司轉制為上海永樂股份有限公司。1994年,上海成立了第二條電影院線東方院線。1996年,以上海電影制片廠為母體成立上海電影電視(集團)公司,以上海永樂股份有限公司為母體成立永樂電影電視(集團)公司。2001年,組建上海電影集團公司,轄有原上影集團、永樂集團、動畫集團、譯影廠等10家單位。2016年,上影集團上市,成為一家擁有“電影制片+專業化電影發行公司+綜合性電影院線+高端影院經營”的全產業鏈公司。
  
  新中國的上海電影創獲多項“第一”,續寫著曾經的榮耀。《團的兒子》是新中國首部譯制片,《梁山伯與祝英臺》是首部彩色戲曲藝術片,《魔術師的奇遇》是首部彩色寬銀幕立體電影,《緊急迫降》是首部數字技術制作的影片,《城南舊事》是改革開放以來首獲國際電影節大獎的影片,《廬山戀》是“世界上在同一影院連續放映時間最長的電影”吉尼斯世界紀錄創造者,《生死抉擇》是自有票房紀錄以來新中國首部票房過億的影片,等等。
  
  此外,上海電影在美學觀念上勇立潮頭,創造了體育片、音樂傳記片,謝晉的“三部曲”成為助推中國社會發展的經典影片,吳貽弓的《巴山夜雨》《城南舊事》開“散文電影”之先河,楊延晉的《苦惱人的笑》《小街》是“第四代”電影的“開山”之作。從某種意義而言,上海電影奠定了新中國電影基本的概念、樣式和風格,是美學、技術和產業的創新者和主力軍。
  
  形成自身的特色與傳統
  
  上海電影也是華語電影的根脈所系。新中國的上海電影成績驕人,也形成了自身顯著的特色以及傳統。
  
  首先,嚴謹而詩意的現實主義傳統。從左翼電影延續而來,新中國的上海電影不斷錘煉和深化,深醇而燦爛如《女籃五號》《紅色娘子軍》《鐵道游擊隊》《天云山傳奇》《開天辟地》,基本構成現實主義敘事方式以及美學調性。
  
  其次,風情無限的民族風格。上海電影自覺追求民族意象,雖然海納百川,但精神底色是中國的,并對傳統藝術有所選擇。上海美術電影制片廠的水墨動畫,被世界公認為“中國動畫學派”。上世紀五十年代末期趙丹即提出建立中國民族的演劇體系,并在《林則徐》《聶耳》等影片中有成功的實踐。鄭君里導演的《枯木逢春》可謂民族韻味的電影典范。影片所呈現出來的民族意象,猶如古典名畫、傳統戲曲,頗撩人心扉。開頭的逃荒場景,在江南評彈的哀怨曲調之中,暮色荒煙,枯木朽柳,殘垣斷壁,蘆花凄顫,似長卷的民族繪畫神韻,令人迷戀。還有冬哥領著重逢的苦妹子穿越楊柳依依的長堤奔回家去,稻浪似金,漁船如織,是一幅多美的“十八相送”圖景。《送別》樂聲繚繞的《城南舊事》,憑依民族氣質走向了國際。
  
  再次,與時俱進的求新求變精神。上海電影崇尚創新,上述諸多第一即是一個明證。上世紀六十年代初期,上海電影家瞿白音發表《關于電影創新問題的獨白》一文,呼吁重視電影創新問題,在全國頗有重要影響。以電影類型而言,新中國的上海電影遍及主要類型,并拓展了新的類型,諸如《廬山戀》之于風光片,《藍光閃過之后》之于災難片,《珊瑚島上的死光》之于科幻片。
  
  城市文化成就電影性格
  
  新中國成立后,上海是中國三大電影基地之一,并以獨特的城市文化,使電影性格獨樹一幟。上世紀九十年代以來,以國際A級電影節上海國際電影節為平臺,成為國際電影重鎮之一。上海國際電影節以世界影視、中國主場、上海氣質為特色,定位于“立足亞洲、關注華語、扶持新人”,為亞洲電影鼓與呼。2017年,菲律賓電影《三輪浮生》獲金爵獎最佳影片,伊朗電影《籌款風波》獲評委會大獎;2018年,蒙古電影《再別天堂》獲金爵獎最佳影片,使這些亞洲優質電影走向世界,也吸引更多國家電影參加上影節。2019年,超過112個國家和地區共3964部影片參加上海國際電影節的征片環節。
  
  上海電影廣泛與世界各國展開電影合作交流。2003年,上影集團與美國華納成立中國首家合資影院“上影永華”,數年榮登中國影院票房榜首;引進IMAX影院,放映《阿凡達》而達至爆棚;引進3D4K120幀新技術電影《比利·林恩的中途戰事》,成為全球實驗首映并引起轟動;與美國著名特效公司特藝公司合作建立“上影特藝”。上影集團還與美國環球影業、派拉蒙影業聯合出品多部影片。
  
  產業生態日益優化
  
  目前,上海電影已經建立了國內領先的全產業鏈,國有、民營、外資、股份公司齊頭并進,向“上海文創五十條”提出的創建“國際影視創制中心”發力。
  
  上影集團在完成轉企、改制、上市的“三級跳”以后,成為完整產業鏈的現代企業集團,提出“上影戰略”和“上影出品”目標:“上影戰略”是建設一個產業鏈完整、多片種發展、創作能力領先、市場競爭力領先、國際影響力領先的電影集團;“上影出品”則是它的核心,聚焦“上影市場”“上影制作”和“上影資本”。近年,出現一批“上影精品”,如《2046》《一代宗師》《三峽好人》《江湖兒女》《村戲》《西藏天空》《大耳朵圖圖》。上影集團成為國際獲獎最多的電影企業,戛納國際電影節正式參賽影片九部,其中四部榮獲評委會大獎等獎項;兩部影片獲得威尼斯國際電影節2006年、2007年“金獅獎”最佳影片獎;梁山導演的《父親》榮獲開羅國際電影節最佳導演獎;王景春先后榮獲東京和柏林國際電影節最佳男演員獎,是中國電影史上唯一一位榮獲東方和西方國際A級電影節的演員;何琳榮獲美國艾美獎最佳女演員獎。
  
  上海電影產業生態日益優化,生產要素系統聚集,推出了一些精品佳片。以2018年為例,《我不是藥神》《無問西東》《動物世界》《一出好戲》《暴裂無聲》等口碑和票房“雙優”影片均出自上海,約占全國一線影片一半。
  
  (作者為中國電影文學學會副會長、上海戲劇學院影視學院院長)

創意時代(中國文化創意產業網)聲明:此消息系轉載自新聞權威媒體,創意時代(中國文化創意產業網)登載此文出于傳遞更多信息和進行學術交流之目的,并不用于商業用途且不意味著贊同其觀點或證實其描述。文章內容僅供參考。如不慎侵犯第三方權益,請與我們聯絡,我們將第一時間進行處理。更多消息,歡迎掃描下方二維碼關注

单双中特最准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