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策喚回實體書店信心 運用新技術探尋新贏利模式

2016-06-22 11:17:56    所在頻道:  行業評論頻道    來源: 經濟日報
  日前,中宣部、國家新聞出版廣電總局、國家發改委、教育部、財政部等11部門聯合印發了《關于支持實體書店發展的指導意見》,為實體書店的未來描繪出振奮人心的藍圖:到2020年,要基本建立以大城市為中心、中小城市相配套、鄉鎮網點為延伸、貫通城鄉的實體書店建設體系,形成大型書城、連鎖書店、中小特色書店及社區便民書店、農村書店、校園書店等合理布局、協調發展的良性格局。重大政策利好的釋放激發了書店人的熱情,也引起了新的探討和思考。
 
  政策喚回信心
 
  實體書店具有重要的文化承載功能,有時甚至會成為城市的精神地標。然而,“四五年前,大批書店難以為繼,從城市文化地圖中消失,引發了‘這個行業還能支撐多久’的疑問。如今,上海實體書店行業暖潮涌動,一家家書店不僅再次進駐一個個地標性鬧市區域,而且從功能布局到店堂設計、從經營理念到贏利模式,里外一新、充滿活力”,上海市新聞出版局局長徐炯認為,欣喜的變化背后離不開“政策喚回信心”。
 
  為進一步促進實體書店發展,釋放政策利好,6月16日國家新聞出版廣電總局在北京召開了全國實體書店發展推進會。“黨中央、國務院高度重視實體書店工作,中央領導同志心系實體書店發展,一個時期以來連續作出多個重要批示,再次體現了黨中央、國務院對加強文化建設、樹立文化自信的高度重視。”在全國實體書店發展推進會上,國家新聞出版廣電總局局長、黨組書記蔡赴朝指出,各級管理部門一定要下大力氣支持實體書店發展。
 
  讓書店經營者欣喜的是,《意見》指明了實體書店未來的發展方向,同時還提出了針對房租、物流、資金、稅費等問題的具體意見。為了實現“實體書店布局體系更趨完善、市場主體更具活力、發展基礎更加堅實、市場環境更加優化”的目標,《意見》明確了一系列支持政策,涉及土地、財稅、金融、服務等多個方面。其中,《意見》要求完善規劃和土地政策,將實體書店建設納入國民經濟和社會發展規劃,納入文明城市、文明村鎮、文明校園考核評價體系;在城鎮新建社區為實體書店預留經營場所,鼓勵房地產企業、綜合性商業設施、公共服務設施等為實體書店提供減免租金的經營場所;加大對農村出版物發行網點建設的支持力度,加快實現全國所有鄉鎮的有效覆蓋,解決城鄉不均衡問題。
 
  杭州曉風圖書有限公司經理朱鈺芳激動地說道:“文件里說‘規范圖書市場秩序,完善圖書市場價格管理機制,打擊惡意打折、無序競爭行為,為實體書店發展營造公平有序的市場環境。’這很切中要害,平時最害怕聽到讀者說:網上才幾折幾折,我在你們曉風買了十幾年書,才打個八折;書店是暴利,網上才賣三折……讀者不再信任你,這讓我很不舒服。希望將來圖書銷售價格方面的立法能出臺,以維護圖書市場銷售秩序。”
 
  創新才有出路
 
  受新興商業方式和讀者閱讀習慣的影響,傳統書店的蕭條幾成必然。“很明顯,如果實體書店不能創新和優化服務,依然故我,讀者會繼續離它們而去。所以,投入公共資金幫它們暫時維持生存,并無意義。”徐炯說,扶持實體書店不是簡單地讓它們生存下去,而是要引導創新和可持續發展。
 
  以上海為例,能夠獲得政策資助的實體書店,無一例外都是勇于創新的實踐者。“無論上海本地書店還是外省市同行來上海開辦的書店,不論是國有書店還是民營書店,大型綜合性書店還是專、精、特的中小微書店,只要它在某一方面有創新,對同行有啟發作用和示范效應;或者有品牌影響力,能吸引讀者回流;或者在專業特色或地域位置上能補短板乃至補缺門,就能申請并經評審獲得政策資助。”徐炯告訴記者。
 
  在“資助創新”的政策引導下,如今大眾書局在上海開出女性主題和電影主題等特色書店,它是24小時書店在國內最早的嘗試者之一;今年博庫書城也開設了24小時書店;蒲蒲蘭繪本館對上海的親子閱讀推廣起到了相當大的引領作用;貓的天空之城、字里行間、西西弗、言幾又、方所等國內知名品牌書店也都給上海帶來了新理念、新模式以及閱讀服務新資源。同時,一批有熱情、有創意、有干勁的年輕人投入到書店創業之中。他們的諸多創意令人驚喜,為曾經變化緩慢的傳統行業帶來新鮮活力。
 
  與新興書店不同,深圳書城是不折不扣的“老字號”,它的逆勢發展來源于不斷的自我革新。20年來,深圳書城積極進行業態創新和經營模式創新,從“綜合性大賣場”“文化Mall”,到“體驗式書城”“創意書城”,成功打造了“文化萬象城”的新型業態發展格局,為新時期傳統書業的轉型升級開創了嶄新的發展道路。“改革創新是實體書店生存發展的必由之路。”深圳出版發行集團黨委書記、總經理尹昌龍認為,實體書店作為獨立市場主體,在面臨轉型升級時,一方面需要國家政策扶持,另一方面更需要自身樹立起改革創新的勇氣與智慧。
 
  “實體書店要改革創新、積極有為,加快提升服務讀者水平和可持續發展能力。”蔡赴朝在全國實體書店發展推進會上指出,要用改革創新贏得發展壯大,充分利用新技術手段拓展業務,實現線上線下相結合,加快由傳統模式向新興業態轉變,積極打造文化傳播交流空間,培育有影響的文化品牌。
 
  盈利模式需探索
 
  輕點鼠標,價格低廉的書籍就會送貨上門;動動手指,電子書就可以在手機上隨時閱讀。實體書店已不再是讀者購買書籍的首選之處,單一售書功能的堅守很難迎來柳暗花明。
 
  近三年來,杭州本土民營書店“曉風”逆勢增開了4家特色門店,其掌門人朱鈺芳是這樣介紹的:“一家開在浙報傳媒大樓一樓大廳,連同咖啡館變成了報社編輯、記者午間休閑、會客的文化客廳;一家開在杭州百年老飯店新新飯店的附樓,面朝西湖,復原百年前老飯店的藏書室;一家開在文創園區主街道,書店+咖啡+小型展覽空間成了文創街區的匯聚站;還有一家是去年下半年入駐浙江省人民醫院的曉風書店,被譽為最美‘點滴’閱讀時間。”
 
  細細品來,無論是文化客廳、文創空間,還是最美“點滴”閱讀時間,其功能定位都不是簡單的售賣書籍,甚至可以說,賣書成為這幾家書店的“副業”。光顧書店的客人,更多地把這里當成復合型的文化休閑空間,在放松心情、會客、感受書香之后,也許會順手買本好書帶回家。
 
  “文化萬象城”,深圳書城提出的這個愿景正是未來實體書店的定位所在。尹昌龍介紹,未來深圳書城將進一步完善業態,積極探索復合型、多樣化業態,構建多層次的書城文化綜合體;進一步創新書吧發展模式,按照“一街道一書吧”戰略部署,全面推進全市基層書吧建設,實現社區、校園、醫院、產業園等公共區域全覆蓋;進一步延伸和拓展虛擬書城空間,積極打造“智慧書城”,將實體書店的服務向網上延伸。
 
  讓書店變成“文化萬象城”,是將原有的業態推翻重來。實事求是地說,盡管這種變化惠及了讀者,叫好聲連連,也不乏成功案例,但大多數實體書店依然沒有找到可持續盈利模式。“對眼下的新態勢特別是市場這個推手的動因、動向,需要冷靜觀察和分析。”徐炯說,市場推手青睞的只是少數有明星效應的品牌實體書店,從行業整體而言受惠面十分有限。特別是不可能改變實體書店地域分布不均衡和服務群眾能力不均衡的格局。其次,實體書店依然是微利行業,即使是進入鬧市購物中心、享受到低租金甚至免租金的書店,僅僅靠賣書和咖啡等所得,能否抵消快速上升的人工成本,實現可持續發展,還有待進一步觀察。針對此,徐炯認為,現有稅收優惠和資助政策的穩定性和連續性需要保持,對實體書店的支持需持續而為;書店要以社會責任和社會效益為第一重點,承擔促進全民閱讀等社會服務功能;探索新業態、運用新技術、探尋新的贏利模式。

創意時代(中國文化創意產業網)聲明:此消息系轉載自新聞權威媒體,創意時代(中國文化創意產業網)登載此文出于傳遞更多信息和進行學術交流之目的,并不用于商業用途且不意味著贊同其觀點或證實其描述。文章內容僅供參考。如不慎侵犯第三方權益,請與我們聯絡,我們將第一時間進行處理。更多消息,歡迎掃描下方二維碼關注

单双中特最准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