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店:文字與心靈的交流場所 閱讀文化的掌燈者

2016-06-22 16:49:58    所在頻道:  行業評論頻道    來源: 人民網-人民日報
  書店不只是賣書的地方,它是建立人與人之間的聯系、文字與心靈之間的聯系的場所,如果書店丟掉這樣的風格,就會變得非常貧瘠
 
  “加快推進城市實體書店創新發展,加大扶持鄉鎮實體書店建設力度”,不久前,11個部委聯合出臺意見,通過減少審批項目、簡化審批程序、降低市場準入門檻等手段,吸引更多社會資本開辦書店。意見的出臺,為多年來以“苦情形象”勉力維持的實體書店注入信心之源。
 
  電商時代,在實體書店買書和網上買書有何不同?一次書業論壇上,筆者曾以此提問過一位法國專家。他打了個比方:二者的區別,就像你在香榭麗舍大街的露天咖啡店買一杯現磨咖啡,和在辦公室沖一杯速溶咖啡。慢與快,厚與薄,深與淺,這是兩杯咖啡的區別,也是兩種書店的不同風格。風格決定一家書店的氣質,而實體書店所秉耕的風格,就是精神活力的培養皿,多元文化的保溫箱。
 
  去年秋天,網絡書店巨頭亞馬遜在西雅圖落子首家實體書店,這家書店幾乎復刻了網店思路——一樣的價格,一樣封面朝外的書籍陳列,一樣通過大數據演算出讀者的“最愛書單”。大洋彼岸的蝴蝶撲棱著翅膀,也攪動著國內書業的龍卷風——當當網宣稱,3年內要開出1000家實體書店。然而,在不少批評者看來,網絡書店思路的線下擴張,很有可能讓文化的光譜變得異常狹隘。這是因為,網店主打主營暢銷書,而一些不知名的作者、不知名的著作,往往被發配在網頁清單的“長尾”部分,“吸睛”的概率微乎其微。
 
  正因為如此,奉行“文化多元”的法國人對網上購書不太感冒,他們更愿意鉆進街角的書店逛悠,去尋找那些未必有名卻能感動自己的作品。加之圖書定價銷售制度的施行,在高盧雄雞面前,橫掃全球的亞馬遜也只能徘徊在15%左右的市場份額。
 
  波瀾不驚的法國書業,只是“別人家”的故事。沒有定價機制的保護,沒有閱讀氛圍的渲染,中國的實體書店注定要承受市場和網絡的雙重夾擊。在這期間,倒閉的實體書店不計其數,第三極、風入松、光合作用,這些名噪一時的名字,都因為租金重負、成本高企而落寞離場。然而最近幾年,人們驚喜地發現,一家又一家實體書店在繁華商場蓬勃生長。曾經敗走的麥城,如今成了復蘇之地。
 
  實體書店復蘇的背后,是書店的借勢逆襲,是地產的轉型需要,是升級的商業邏輯。這些“逆生長”的書店,與6年前在和網店價格戰中倒掉的書店不同,他們更具備藍海意識,更注重價值鍛造,更能理解“用平行發展化解對立”的涵義。不管是精善的展場布置,還是獨特的選書視角,抑或周到的增值服務,都會催化讀者對這份閱讀價值上癮,進而忽略價格“剪刀差”。而這一部分人群,又與商業地產的目標受眾有著極大的重疊,書店和地產的一拍即合,自是情理之中。
 
  以前,書店被賣場的角色遮蔽,才會深陷價格戰的泥淖難以自拔。一旦將書店視為閱讀文化的掌燈者、閱讀價值的發酵器,那么,不管是業者還是讀者,都不會簡單地以經濟得失、折扣高低來衡量它的意義。帶領英國最大連鎖書店甩脫破產困境的詹姆斯·旦特曾說,書店不只是賣書的地方,它是建立人與人之間的聯系、文字與心靈之間的聯系的場所,如果書店丟掉這樣的風格,就會變得非常貧瘠。
 
  舊的書店形態或將式微,而人們所等待的,“愿天堂就是書店的模樣”般美好的地方,正在商業形態的迭代中慢慢呈現。一個和閱讀約會的民族,靜美而深邃,絢爛而堅毅,值得領受未來的祝福。

創意時代(中國文化創意產業網)聲明:此消息系轉載自新聞權威媒體,創意時代(中國文化創意產業網)登載此文出于傳遞更多信息和進行學術交流之目的,并不用于商業用途且不意味著贊同其觀點或證實其描述。文章內容僅供參考。如不慎侵犯第三方權益,請與我們聯絡,我們將第一時間進行處理。更多消息,歡迎掃描下方二維碼關注

单双中特最准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