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巖松:新聞人應有足夠定力 新舊媒體核心在內容

2016-05-16 13:53:41    所在頻道:  名人觀點頻道    來源: 中安在線   作者 :   
  說起白巖松,大家熟悉的還是他在熒屏上侃侃而談的形象,但如今的白巖松不僅是傳媒人,更是一名作家,《幸福了嗎》、《痛并快樂著》、《白說》等多部熱銷著作,讓更多的人了解到了他的內心。5月14日中午,白巖松親臨合肥新華書店和其讀者、媒體進行互動和交流。
 
  談“朋友圈”:使用社交媒體需注意“分寸”
 
  如今,不少年輕人熱衷于使用微博、微信、QQ等社交媒體,“低頭族”隨處可見,技術的進步拉進了朋友之間的關系,但是也著實浪費了不少時間,年輕人究竟應該如何平衡讀書和使用社交媒體的時間?堅持不開微博,不開微信的白巖松表示,這個世界上任何問題強調的都是分寸。
 
  “我并非反對在微信上和朋友進行交流,但是不要讓它占據你太多的時間。”他解釋,朋友圈里并非都是真正的“朋友”,過去的人連手機都沒有,也不能說他們沒有真正的朋友。“我上大學的時候是80年代,80年代經常有很深入的談心。但現在手機這個第三者的出現,讓深度的談心很難了。我那時候的臥談會,會因為一首詩、一部作品,一個觀念,彼此爭論,最后誰都睡不著,天就慢慢亮了。”
 
  白巖松就此問題深入剖析:“你以為發幾十個字和100來個字就可以交到很好的朋友嗎?手機太多地占有了大家的時間之后,也許原本能夠成為朋友的人卻沒有成為朋友,時間都用來聊天而不談心,怎么可能會有真正的朋友呢?”
 
  有觀眾表示自己需要通過社交媒體掌握信息,白巖松表示,“朋友圈里、微博里有價值的東西,即使你不去看手機,那些知識、消息繞了一圈也會回到你的身邊。是金子總會來的。不要將朋友圈變成束縛的圈,手機只是填補了你的無聊。”
 
  談媒體:新舊媒體核心在于內容
 
  白巖松有一句話叫做:生活是平淡的,但沒有一個新聞人是舒服的,舒服了,就不是做新聞的了。訪談現場,白巖松結合自己的媒體經驗,就讀者關注的媒體相關問題做出了回應。
 
  面對當下層出不窮的熱門事件,白巖松指出,相對于普通百姓,熱點事件其實對于新聞人影響更大。“一個熱點消失的主要原因,不是一個熱點解決了,而是下一個熱點出現了。白巖松直截了當地指出,作為一個新聞人,應該具有足夠的定力,不能“熊瞎子撿苞米”,如果媒體人也亂了方寸,天天陪著大家走馬觀花,那么“誰看你的東西?”
 
  面對自媒體和新媒體的沖擊,傳統媒體正陷入巨大危機,白巖松卻顯得很輕松,“六年前有人認為微博會一統天下,也常有人說電視是傳統媒體,快要死了,但我的判斷是它起碼比PC晚死。我不關注這些新舊之爭,只關心作為媒體最核心的內容,今天的新會變成明天的舊。”
 
  在全民皆記者的時代,記者究竟該如何自處?白巖松笑著以攝影做比闡述自己的觀點。“現在雖是一個全民皆攝影師的時代,但好照片并沒有因此增多,全民皆記者時代同樣的道理。現在,很多人會發了一些東西,但是一年后,他早就去忙別的了,不再關注這些事,但記者卻要始終關注著該關注的東西。”白巖松指出,如果你是喜歡長跑的人的話,就不要被別人壞了節奏。“很多剛入行的記者,年歲足夠小,剛看到了這樣的變化,就更愿意談論變化。我的年歲足夠大,我看過了很多的變化,所以我更關注不變的東西。人類千百年走過來,最核心的東西是不變的:生老病死,喜怒哀樂,柴米油鹽醬醋茶,還有真善美。 ”
 
  談讀書:書是人類進步的階梯
 
  白巖松一直以大眾閱讀的倡導者呼吁者形象出現在公眾面前,在孩子讀書的問題上,則更加謹慎。“一本書一寫完,它就與你無關了,你不知道哪個章節會觸痛什么樣的人,你也不知道別人會如何去解讀。”
 
  當下社會中,利益使然,一部分人急功近利,閱讀時傾向閱讀工具書而忽略經典。對此,白巖松表示,“工具永遠都是中性的,有人問我,對我影響最深的是什么?我都會回答:是新華字典。沒有新華字典,我怎么能走進浩如煙海的圖書世界呢?怎么可能坐行3000里呢?可是新華字典也是工具書啊!”他指出,閱讀工具書并不可怕,可怕的是,很多中國人一畢業就不再看書了,即使是之前一直在看的課本,也沒有再翻過。“中國的教育,到哪一天再也沒有閑書和課外書這樣的說法,中國的教育改革就成功了。我自認為閱讀要從小做起。要培養孩子良好的閱讀習慣。”
 
  談教育:教出大寫的人
 
  白巖松如今已帶了兩屆研究生,為了向西南聯大致敬,他把自己的研究生私塾稱之為“東西聯大”。在這里,他會把自己的一些做媒體的思想、理念、經驗等傳授給他們。當然,也有人對此質疑:這些研究生們如今表現出來的思想,素質,能力等是否達到了其辦學教育最開始的預期?
 
  白巖松說,自己如今的主業是做公益,就連在央視做主持人都快成了兼職。至于帶學生,是自己作為志愿者在做的事情。他說:“如果問我想培養什么樣的人?我只想培養一個大寫的人。同時,教他們一些我在新聞方面的經驗教訓,至于是否達到預期,我只能說教育是一個無法用一年兩年去衡量結果的行當。”
 
  據了解,在(研究生)最后一堂課上,白巖松都會給學生留一個兩千字的作業——寫給10年后的自己一封信。他解釋說,“老師帶學生,最初是師生情,慢慢就會變成一種親情。你不會那么苛刻對他,只希望他一切順利。更重要的是,你也不知道未來的時代會發生什么樣的變化?你縱然有那些想法,但是時代會不會改變那些想法,都很難說。所以我認為作為一個老師最重要的是,當下你給了他們什么?”
 
  談傳統:傳統文化一直都在
 
  現場一位姑娘對白巖松提出了一個問題:現在的年輕人對傳統文化都很忽視,更喜歡一些流行音樂,我自己比較喜歡戲曲。但是周圍人都不太能理解我,做為一個傳媒人,怎么去呼吁大家注重中國的傳統文化?
 
  出乎意料的是,白巖松的回答并非常見的抵制外來文化發展傳統文化,他給出了一個讓人耳目一新的答案:“我不呼吁啊,因為它跑不了啊。不管你年輕的時候如何喜歡喝可樂,最后的時候你的宿命里都有茶。”白巖松表示,他并不認為現在的人都不喜歡韓流文化都去喜歡戲曲中國的文化就會復興。“200年前徽班進京的時候,是作為先進文化,流行文化、時尚文化,進的京,你今天回頭看的時候,認為這是國粹,但在當時時是流行的。現在我們說元曲如何如何牛,在元代,它就是流行歌曲啊,柳永是著名的方文山啊!”
 
  白巖松表示,中國文化一直都在大家的視野里,流行音樂不像你想象的那樣沒有中國文化。“倒退30多年,鄧麗君是流行音樂,甚至是禁區。可是現在,鄧麗君就是中國人的鄉愁,鄧麗君的歌曲在全世界任何地方響起,中國人都會慢下腳步,它也會成為中國文化的一部分,所以文化是變更的。”

創意時代(中國文化創意產業網)聲明:此消息系轉載自新聞權威媒體,創意時代(中國文化創意產業網)登載此文出于傳遞更多信息和進行學術交流之目的,并不用于商業用途且不意味著贊同其觀點或證實其描述。文章內容僅供參考。如不慎侵犯第三方權益,請與我們聯絡,我們將第一時間進行處理。更多消息,歡迎掃描下方二維碼關注

单双中特最准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