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注:十年28項青年導演計劃 到底扶持了誰

2018-05-04 11:00:08    所在頻道:  政策法規頻道    來源: 北京商報   作者 :   盧揚
  進入5月,一批青年導演的作品正在陸續登上大銀幕與觀眾見面。隨著國內電影市場的快速擴容,青年導演成為近兩年業內外關注的焦點。為了讓青年導演獲得更好的發展空間,國內各式各樣青年導演的扶持計劃也是層出不窮,據北京商報記者統計,自2008年開始,十年間國內青年導演扶持計劃近30個,然而如此之多的青年導演扶持計劃到底有多少真的落地?這些計劃對于青年導演的發展到底起了多少作用?北京商報記者對此展開了深入調查。
 
  涉及資金超20億元
 
  北京商報記者統計發現,近十年已公布的28項青年導演扶持計劃涉及資金超20億元。而各發起方提供的資金支持及體量也不近相同。由導演賈樟柯于2010年發起的“添翼計劃”融資億元支持有才華的導演。“A計劃”的發起方阿里影業也表示未來三年將投入10億元。而在今年,上海騰訊企鵝影視文化傳播有限公司發起了“青夢導演扶持計劃”,單片扶持資金最高達400萬元。
 
  北京電影學院院長周凱表示,“國家和相關企業推出一系列新導演扶持計劃是為了繁榮文化產業,進一步拉動文化產業的龍頭——影視文化的繁榮。在實際操作中也會存在一些問題。在培育方面,會出現‘平均分配式培育’問題:很多扶持計劃會將資本平均分配給每位導演,這種培育效果不明顯,而且對有想法、想要樹立影片風格的導演來說缺乏吸引力。我們應該有所重點地對有潛質的導演加大投入,做到主次分明”。
 
  民營電影公司成發起主力
 
  據北京商報記者調查發現,近十年間青年導演扶持計劃的發起方大致分7類,分別為政府部門、民營企業、互聯網平臺、電影節展、個人、新媒體、教育機構。其中,政府部門占比2.5%、民營電影公司占比43.9%、互聯網平臺占比21.9%、電影節展占比9.7%、個人占比9.8%、新媒體占比4.8%、教育機構占比7.4%,民營電影公司占比較高。
 
  目前電影產業最重要的短板就是人才短缺,中國電影新力量滿足不了電影行業的發展和市場需求,無論社會機構還是公司,想進入電影產業,必須成立核心團隊,扶持是必然的手段與選擇。中國電影節藝術研究中心副主任饒曙光表示,“從實際作用上來看,這些扶持計劃一方面是在幫助新導演融資,促進其完成項目;另一方面是為他們提供了發展平臺,可以得到媒體和社會的幫助,完成電影拍攝”。
 
  扶植對象趨于多元化
 
  據北京商報記者統計發現,青年導演扶持計劃方式多元化。有針對優秀作品及劇本的計劃,如“新人電影節”、“添翼計劃”、“新銳導演計劃”等。還有與國內導演進行合作的計劃,比如華誼兄弟的“H計劃”中新導演板塊。而光線傳媒發起的“新導演培養計劃”則致力于把演員打造成導演,代表作品為徐崢的《泰囧》,后有吳秀波、鄧超和黃渤;樂視網發起的“圓夢計劃”則是為有夢想的青年人圓夢。
 
  除此之外,更多的是以扶持優秀導演、電影人為主的計劃,例如,“B20青年電影計劃”、“餡餅計劃”、“A計劃”、“鮮影力青年導演扶植計劃”以及黃渤、寧浩分別創立的“HB+U新導演助理計劃”、“壞猴子72變電影計劃”等。“但值得注意的是,資本的介入使得扶持計劃趨于復雜。資本的本質是要盈利,而資本力量的強勢使很多青年導演創作的主動權和話語權相對減少,這是目前比較矛盾的一個狀態”。饒曙光強調。
 
  落地效果喜憂參半
 
  扶持計劃如此之多,但為何很多導演不愿意參加?劉德華資助的“亞洲新星導”計劃推出了《瘋狂的石頭》的導演寧浩。之后寧浩也在為青年導演助力,發起“壞猴子72變電影計劃”,《繡春刀·修羅戰場》就由此計劃推出。另外,在國內外電影節均斬獲大獎的《白日焰火》、《鋼的琴》也是來自青年導演扶持計劃中的項目。北京商報記者在采訪大批青年導演后發現,首先,活動宣傳不到位。很多導演表示并不知道該活動以及比賽詳情;其次,申報流程復雜。部分青年導演表示日常創作占據了大量的時間,不會將太多的時間和精力放在摸索流程上。另外,部分電影扶持計劃的真實性不屬實,導演石頭表示,“部分電影節有名無實,只是主辦方宣傳自己的噱頭”。
 
  青年導演李炳淵表示,對于青年導演扶持計劃,自己從網上和身邊朋友處有所了解,但感覺很多都不靠譜、不夠純粹。倘若自己誤入一些不正規的扶持計劃中,不僅耗費時間和精力,還會影響自己的創作信念,所以不如將精力投入到創作作品中。這也是他一直不喜歡去參與這樣的活動的原因。導演陶盟喜表示,自己一直都沒有機會接觸到這些計劃,也沒有足夠的時間去迎合特定的扶持計劃。需要平衡工作和學習并養活自己和團隊,沒有辦法拋開這一切,去等一個機會,等待是很痛苦的。
 
  治標同時仍需治本
 
  “青年導演扶持計劃應該要有階段計劃性。無論是以老帶新還是資金扶持,都需要一個規劃,而不是每次都只扶持新銳導演中的鳳毛麟角,這無法達到階段性效果,”周凱呼吁,“相關市場如院線電影、國家廣播電視總局,給導演們更多的政治空間。對于導演來說,最大的鼓勵就是觀眾的認可,但前提是要在院線播放,現在的影院總是盯著有商業價值的、高票房的電影,而對于文藝電影、新生代導演的電影不予排片,這不利于新生代導演群體的培育。國家可以利用宏觀政策的杠桿,給新生代導演更多的空間,可以形成相對良性的電影分配。”
 
  基于現在國內出現的導演斷代現象,饒曙光表示,各種扶持計劃對青年導演的成長起到了助推作用,但外因只是變化的條件,內因才是變化的根本,正如李安導演所說,“導演成長是一個自然而然的過程,不能拔苗助長”。在當下環境中,新導演自身要為順應趨勢做好充分準備,包括生活、藝術、技術等各方面,這樣才能夠借助于外界的力量實現自己的電影夢想。

創意時代(中國文化創意產業網)聲明:此消息系轉載自新聞權威媒體,創意時代(中國文化創意產業網)登載此文出于傳遞更多信息和進行學術交流之目的,并不用于商業用途且不意味著贊同其觀點或證實其描述。文章內容僅供參考。如不慎侵犯第三方權益,請與我們聯絡,我們將第一時間進行處理。更多消息,歡迎掃描下方二維碼關注

单双中特最准网